两会观点|郑秉文:给予涉老适老保险产品更多关注

2020-05-27 10:09:45      点击:

    “养老”作为备受关注的民生热点,历年来都是代表委员们热议的高频词。

    “今年两会我重点关注两个题目,一个是长期护理保险的试点情况,另一个是老年人意外伤害保险。”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在接受《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近期公布的第二批长护险试点只有14个城市,符合我国目前所处的实际情况,未来发展还应视经济发展情况而定。

    对于老年人意外伤害保险,他认为,在外部政策环境上,应尽快统一财政补贴政策;在内部产品设计上,应尽快进行制度创新。

    长护险扩围相对保守符合我国现状

    作为政协委员,郑秉文在2019年参与了有关长护险发展的两次调研,并被委以执笔调研报告的重任。“在所撰写的调研报告中,我也学到了很多内容,今年我还会以政协委员的身份参与长护险调研,其中包括长护险试点城市调研、保险机构经办长护险的调研。”

    近日,国家医保局《关于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公布的第二批试点城市共有14个,还特别提出“未经申报同意,各地不得自行开展试点。”

    “长护险第二批试点城市只有14个,低于社会预期,但是符合我们国家目前所处的实际情况。”郑秉文表示,当前,我国面临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财政面临较大的压力,特别是地方财政减收,所以第二批试点的数量相对保守,意见稿的内容也相对保守。

    郑秉文介绍,很多地方政府将长护险作为应对老龄化压力的重要举措之一。2016年6月启动的15个国家级试点城市之外,目前有四五十个自愿跟进试点的城市,地方对实施长护险的积极性很高。经过几年的试点,很多地方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个制度到底是一个独立的制度,还是医疗保险的一个功能?

    据了解,第一批试点并未将长护险作为独立险种,而是将其依附在医疗保险上。医保基金可持续性情况不太好的地方是没有能力建立这一制度的。此次意见稿提出了将长护险作为独立险种来进行独立设计和独立推进。

    “今年的各项宏观政策是围绕‘六稳’、‘六保’,更明确地指向了民生。对于长护险未来的发展趋势,我认为要视未来的经济发展情况而定。”郑秉文说。

    老年人意外伤害保险应统一财政补贴政策

    今年1月,银保监会、发改委、教育部等13部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中提到,引导支持商业保险机构针对60岁及以上老年人风险保障需求,研发老年人疾病保险、医疗保险和意外伤害保险等专属产品。

    “老年人意外伤害保险是今年两会上我关注的另一个重点题目。”郑秉文称,老年人意外伤害险是典型的社会服务领域涉老适老的商业保险产品,最能体现社会保障体系的“普惠性”和“社会价值”,可以惠及每一位老年人。

    近年来,老年人意外伤害险取得了一定成就。根据银保监会数据,截至2019年3季度末,人身险公司经营的老年人意外伤害保险保费收入35亿元,期末有效保单件数1218万,期末有效承保人次3.96亿。

    “但是,各地在实际执行中存在较大差异性。” 郑秉文表示,有的地区对老年人意外伤害险提供完全的财政补贴,覆盖面较大;有的地区提供的财政补贴很少,只是用来“撬动”市场;有的地区则不提供财政支持,完全由个人自愿投保。我们在调研中发现,在财政投入力度较大的省份,存在赔付率较低的问题,只有20-30%左右,主要原因是信息不对称,即使出险,老百姓也不知道已经“被保险”了;在财政收入较少的省份,投保人数少,赔付率较高,有些地区的赔付率超过100%,保险公司基本处于亏损状态。

    对此,郑秉文认为,应尽快着手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在外部政策环境上,应尽快统一财政补贴政策,应将某些补贴省份的做法加以总结提高推广开来,中央和地方政府均应提供一定比例的结构性财政补贴,个人自费缴纳大头,中央和地方财政负担也不重;二是在内部产品设计上,应尽快进行制度创新,为规避道德风险,可引入相互保险因素。

    防止网络互助平台“野蛮生长”

    今年全国两会,郑秉文带来了三份提案,涉及失业保险制度、网络互助、住房公积金制度等领域。

    郑秉文认为,长期以来,我国失业保险制度存在三个顽疾:一是“失业受益率”太低。二是“参保受益率”持续下滑。三是失业保险基金规模越来越大。

    对此,郑秉文建议,应打破常规,让所有失业人员都有失业金。今年4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是6%,失业人数大约2600万,未来几个月有可能迎来高峰,是考验失业保险制度的关键时刻。同时,他还建议,应尽快修订《失业保险条例》,改革失业保险制度,当前急迫的是应放宽失业农民工领取失业保险金的限制。

    中共中央、国务院2020年2月25日下发《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将医疗互助正式纳入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

    郑秉文认为,网络互助行业参与门槛低,可及性很好,对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覆盖面发挥重要补充作用,对由于重大疾病家庭成员导致陷入绝境的家庭具有明显补偿作用。但是,网络互助平台存在一些潜在风险,例如,金融风险、经营风险、信息风险、失范风险等,应尽快制订法规政策,对互助范围、健康告知、等待期等信息披露进行规范,让几亿公民隐私安全得到保障;既确保平台经营者或投资者遵守契约,防止平台“野蛮生长”,又应保护平台成员合法权益,要求成员诚实守信。

    针对近日热议的住房公积金存废问题,郑秉文称,从效率和公平两个角度看,公积金的表现并不很差,为职工缓解住房难发挥了作用,其历史使命并未完结。但是,公积金存在很多问题,最大问题有两个:一是投资收益率太低,跑不赢通胀;二是统筹层次太低,贷款率高的地区(天津99.5%)和低的地区(青海78%)之间不能调剂。

    对此,他提出了加快公积金改革步伐的四个思路,一是提高统筹层次,加强地区间互融互通,提高收益率;二是整体改制为国家住房公积金管理公司,成为独立法人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三是改组为国家住房银行;四是与企业年金合并。